热门搜索:

华山派乃是当初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所创

时间:2019-05-10 11:25 文章来源:互联网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便是同华山派众人吃过早饭,华山弟子一行则是在岳不群的指导下开始一天的剑法练习,楚天也是更在一旁观看。
 
    虽是剑法练习,不过也只是一些基础剑法,所以也不怕被人看了去,不然,楚天可不能在一旁观看。
 
    楚天看得眼前众人演练剑法,虽然只有几人,但也是显得大气磅礴,剑法一招一式之间更是自然流畅,在森然整齐之间更是透着一股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华山派乃是当初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所创,传下剑法武功自然也是全真教的功夫,想必也是不简单。”楚天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默默想到。
 
    倒也不错,眼前华山弟子所练的正是华山派中的筑基剑法,虽然简单,却是稳扎稳打,对于初学者来说有着莫大功效,乃是当初全镇教的筑基剑法,由当初的天下第一王重阳所创,自是不一般。
 
    虽说现今的剑法在华山派一代代的前辈高人的改编之下,不同当初的样子,但也可看出这剑法的不凡。
 
    光是见眼前一众弟子所练的基础剑法,楚天心中便向往不已,这就是门派的好处,自练武开始便有合适剑法用于练习,后面更是有着不同剑法循序渐进,哪像楚天从小到大就只有一门辟邪剑法练来练去。
 
    华山剑法正如华山一般,以奇险著称,名扬江湖的便有养吾剑法、希夷剑法、淑女剑法、君子剑法。
 
    不过楚天想着其中的淑女剑法还有另一门玉女十九式,倒是觉得应该是古墓派的剑法,至于如何传承到华山派,便无从得知了。
 
    ……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天心中暗自想着,突然听到旁边的岳不群开口说道:“林公子见我华山派弟子如何?”
 
    “华山派高徒自是非同一般了,资质上等,剑法更是俨然有序,不愧是大门派的弟子,在岳掌门的教导下,更是不凡。”楚天见得岳不群问起这个问题只能跳着好听的说了。
 
    “哈哈,哪里,林公子说笑,我华山派弟子虽不至于奇差无比,但也算不得天资出众,这点我倒是心里知晓,林公子可不要如此夸赞。”
 
    见到楚天如此夸赞自己的弟子,虽然知道这不过是客套话,但岳不群还是十分舒畅,毕竟谁都喜欢听好听的话。
 
    “不过,我见林公子步履沉稳,气息绵长,想必内功有成,至于剑法,当初林远图公更是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纵横江湖鲜有敌手,林公子自是剑法也非同一般……”
 
    听得岳不群哪里开始夸起他来,楚天便知道这家伙要找事儿,果然,紧接着岳不群继续说道:“林公子天资武功,在这江湖上年轻一代中想必也是顶尖的,不如指点一下我门中弟子,好叫他们见识见识何谓天才之姿,免得一天到晚在这华山当中骄傲自大……”
 
    看了楚天一眼,岳不群继续说道:“林公子意下如何啊!?”
 
    听得岳不群一番话下来,楚天也明白了,果然,是想要试探一下我林家的辟邪剑法吗!
 
    岳不群乃是华山派掌门,对这辟邪剑法的来历渊源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如今见得正好有机会能正大光明的见识一番,自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想要看看当初能引起华山派剑气之争的绝世剑法为何等模样……
 
    “好!岳掌门既然开口了,晚辈自是不好推辞,而且晚辈也正想同华山派的众位师兄切磋一番……”将岳不群心思看得通透的楚天倒也不拒绝,一口应了下来,而且他也是真的想要比试一番,看看自己的水平。
 
    见得楚天应下来,岳不群微微一笑,便对这一众弟子喊道:“都停下来。”
 
    又是指着其中一位少年说道:“梁发,你出来,与林公子比试比试。”
 
    “梁发?这是谁?好像没什么印象……”离楚天看笑傲江湖已经好久了,好多都已经忘记,一些在原著中出场不怎么多的,自是记住清楚。
 
    不过,马上岳不群便位楚天解惑了,“这是我三徒儿梁发,在一众弟子中也是剑法不错的,内功也还勉勉强强……”
 
    看着眼前身形魁梧,英姿勃发的青年,楚天表示自己不知道,想必是个普通路人甲吧!
 
    毕竟,在华山派当中,好像只有令狐冲算得上好手,其他的简直没什么特点。
 
    面上一脸正经,楚天换换走到场中隔着那位骚年四五米便停了下来,抱剑行了一礼,朗声道:“梁师兄,请指教。”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