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眼下也就只有令狐冲天资过人

时间:2019-05-10 11:25 文章来源:互联网

令狐师兄,这就是思过崖吗?果然风景独特……”
 
    看着眼前大约有着篮球场大小的空地,虽是泥土,却完全没有植物生长在上面,除了一面是峭壁之外,另外三方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放眼望去,层层叠叠的山峰尽在脚下,近处更有云雾缭绕在下方,此等景象看在眼里让人不由得豪情万丈,仿佛天下尽在脚底一般。
 
    “呵呵……”令狐冲见得楚天一脸赞叹的四处张望,心下却是嘀咕:“这个地方我早看腻了,而且,也没见得有什么好看的。”
 
    天性自由洒脱的令狐冲在岳不群眼里自是不服管束,大事不犯,小事不断,所以经常罚令狐冲上这思过崖闭关思过。
 
    一来是惩罚他的错误,希望能压下他的性子;二来则是想着能让他不为外物所诱惑,能在此地好好练剑。
 
    毕竟,整个华山,眼下也就只有令狐冲天资过人,未来或许能够能够继承华山派。
 
    ……
 
    昨天见过华山派一众弟子之后,楚天便与小翠在岳不群的安排下住在了华山。
 
    虽然华山派现在潦倒落魄,但曾经留下的房子倒是挺多,小翠住到了女弟子所在的一个院子,而楚天则是与令狐冲的房间相邻。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后,楚天便提出想要在这华山之上游玩一番,岳不群自是应允,还让令狐冲带领,而小翠则是与一众女弟子相谈甚欢。
 
    华山派的弟子大多是岳不群夫妇在山下游历之时所捡回来的孤儿,自小在华山长大,很少下山,更别说出远门了,见得小翠这个外来访客,便叽叽喳喳的询问着外面的事物。
 
    虽说小翠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一路随着楚天走这么远,见过的东西也不少,而且自小在镖局里镖头的谈话中也是有着不少见闻。
 
    于是在一众女弟子之间倒也能谈笑风生,其中岳灵珊还年幼,在宁中则的关心之下,从未出过远门,更是一直问个不停。
 
    楚天见得如此也好,正方便他独自一人到这思过崖来,便提出了要出来游玩的想法。
 
    “哎,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山洞。”楚天虽然早就知道了思过崖的情形,但还是假装一脸疑惑的看向令狐冲。
 
    “哦,此处便是受罚的弟子所住的地方……”
 
    令狐冲还没说完,楚天便一脸新奇的走了过去。
 
    “果然是个好地方,这里还能居住,外面的风景更是得天独厚,正是一个好地方啊……”看着眼前的山洞里还有着石床石凳等物,楚天口中真诚的叹道。
 
    “呃,还行,一般般了……”对于令狐冲这种洒脱的人来说这种杳无人烟,呆板枯燥的地方当然没什么好感了,更别说他还多次被罚在这里不许下山。
 
    楚天没有在思过崖多待,看了一下便通过令狐冲去了别处,一天下来,倒是把华山差不多看了个七七八八。
 
    “果真是天下第一险,现在还没有以后的开发,更是有着原始的美感,真是大自然的奇妙造化呀!”
 
    “不过,这思过崖的剑法,倒是该怎么去发掘出来呢!?”
 
    回到自己房间中的楚天躺在床上烦恼着到底该用什么方法独自去思过崖的好,但一直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
 
    但是一直也没有个头绪,便起身摆出个奇怪的姿势,开始练起了易筋锻骨篇,毕竟,剑法再重要,也不能懈怠了内功的提升。
 
    ……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便是同华山派众人吃过早饭,华山弟子一行则是在岳不群的指导下开始一天的剑法练习,楚天也是更在一旁观看。
 
    虽是剑法练习,不过也只是一些基础剑法,所以也不怕被人看了去,不然,楚天可不能在一旁观看。
 
    楚天看得眼前众人演练剑法,虽然只有几人,但也是显得大气磅礴,剑法一招一式之间更是自然流畅,在森然整齐之间更是透着一股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华山派乃是当初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所创,传下剑法武功自然也是全真教的功夫,想必也是不简单。”楚天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默默想到。
 
    倒也不错,眼前华山弟子所练的正是华山派中的筑基剑法,虽然简单,却是稳扎稳打,对于初学者来说有着莫大功效,乃是当初全镇教的筑基剑法,由当初的天下第一王重阳所创,自是不一般。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